2018年8月1日 星期三

CI緊急呼籲—快速應對支持蒙古近期受洪水影響的家庭


國際明愛會為因應並代表蒙古明愛會為蒙古洪水發出緊急呼籲,做出為期 2 個月( 8 月至 9 月)的快速回應 ,以協助受破壞性洪水影響的弱勢群體度過難關其中受害最重的是在農村地區。

20187 月初以來,蒙古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豪雨,造成了毀滅性的洪水,急需人員和財務上的支援。
蒙古明愛會於7派員前往 Bayan-Ulgii 進行評估,以便進行快速回應 。根據民間團體及官方人員的共同協議,經過徹底的實地考察,蒙古明愛會計劃協助 618 戶( 2,596人) 進行食品配送及非食品配送 (NFI) 包括 - 衛生用品包、毯子、衣服等,也幫助建置衛生設施包括一口深井和十個生態廁所,另外還有現金。

預算為蒙古幣 244,492,500 ,即歐元 85,644
其中已有人奉獻 20,000 歐元,還缺 65,644 歐元。由於這是一個為期二個月的短期項目要盡快募集並傳送捐助。
為此計劃台灣明愛捐助一萬美元,請大家共襄盛舉,協助他們度過難關,天主喜愛慷慨樂捐的人



劃撥帳號:19143701
戶       名 :財團法人台灣明愛文教基金會
請  註  明:為蒙古水災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花蓮教區明愛小組研習

花蓮教區明愛會於2018年7月21日星期六假玉里天主堂舉辦堂區明愛小組長講習,邀請台灣明愛會李玲玲修女及宋祖思小姐蒞會主講尊重生命並播放影片介紹明愛會沿革、組織功能及運作方式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羅興亞難民需要您的大愛

目前在孟加拉的臨時避難營住著九十萬難民 他們是去年 8 月下旬在緬旬若開邦暴力事件後陸續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 在過程中他們喪失了自己親愛的家人和朋友 逃離自己熟悉的環境及國家 進入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暫時居住 一切都很克難且環境惡劣 並且有土石流的威脅 他們的醫療資源很有限、即將臨盆的婦女只能在簡 的帳棚內生小孩 缺乏食物和用品、學齡孩子也無法受教育



孟加拉的明愛會在全力協助難民的生活 世界各國也給予羅興亞難民精神及物質上資助

台灣明愛會響應國際明愛會的呼籲, 請大家發揮大愛一起協助國際明愛及孟加拉明愛會援助羅興亞難民迫切的需要 並為他們祈禱 天主喜愛慷 樂捐的人

劃撥帳號 : 19143701
    : 財團法人台灣明愛文教基金會
請 註 明 : 為羅興亞難民







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明愛會海外志工派遣禮-107


台灣明愛會志工再度向泰北與大陸出發,在僑委會僑教處劉俊男簡任視查的見證與吳偉立神父的降福下完成107年度志工派遣與祝福禮。已延續近40年沒有中斷的泰北華校師培及對華校教師薪資及學生學費的認養資助,今年暑假仍有許多富愛心與學有專長的志工老師參與,分四組前往泰北服務。今年四組分別為:邊龍光華組(含山地村海育中學ㄧ週)、滿星疊大同組、安康立德組及密豐頌密窩村的社區營造組。雖然泰北華村的各項建設,年有進步,多數華人生活都已有改善,但仍有當地也就讀華校願意學習中文與中華文化的少數民族村民,經濟能力較弱。感謝有來自來灣各地及遠自美國每年持續不斷的送愛到泰北的愛心捐款,讓明愛會泰北文教工作得以延續,也在天主聖神的引導下,去發現與給予仍需要幫助的泰北偏鄉村寨。




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泰緬邊境志工招募

讓您的愛無國界泰北志工等您的加入,期待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參與。
日  期:2018/8/13-8/27
服務內容:歷史故事村牆彩繪難民村資發放進班教學。
體驗活動:泰式料理烹飪泰北風情民俗曲族村巡禮雲南料理品嘗泰國傳統市場巡禮。

說明會及泰北華人村社志經歷分享:
日    期:2018/5/11(五)
時    間:下午3:00及晚上7:00各一場
地    點: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二號9樓
聯絡人 :  姜樂義老師
 e-mail:btf3588@gmail.com

** 備有小禮品送完為止!  **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關於移民的事實


國際明愛會在去年(2017)927日推動為期兩年的分享旅程運動,響應教宗呼籲以更新的心態接納難民,以下文章是譯自國際明愛會網站,希望能導正一般人對移民的看法。


關於移民的事實


在許多國家的政治中、在它所影響的社區內、甚至在家庭和友誼群體中,移民可能是一個情感和引起糾紛的問題。下面是對於一般人容易誤解的觀念的正解。

  • 移民人數佔世界人口的比例保持不變

半個多世紀以來,移民人數一直保持在世界人口的3%左右。但是,全球人口也從30億上升到近73億。1990年至2010年期間,難民人數實際上下降(從1850萬降至1630萬),到2016年為2130萬,主要是因為敘利亞的戰爭而增加。

  • 移民支付的稅比他們收到的好處更多,並且做當地人拒絕做的工

研究顯示移民往往做本地人不想做或不需要技能的工作。 在許多國家,他們繳納的稅收比接受的好處更多。來自歐洲大陸的移民在英國繳納的稅收比自2000年以來高出64%。

  • 用力關上門實際上可能會增加移民人數

苛刻的限制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在新法律實施之前,移民急劇增加,暫時性移民如果擔心自己無法回去就會變成永久性移民,移民流動轉到新路線落入罪犯和不人道的人口販子手中。

  • 移民政策沒有變得更加嚴格

在過去的65年裡,移民政策實際上變得更加自由了。研究顯示,從1945年到2010年,45個國家的勞工移民、學生和家庭出現了自由化的趨勢。在一些國家,邊境管制更為明顯,有時非法移民更難以獲得來到歐盟和北美的簽證,但他們是少數更多人的遷移被認為是所謂的輕拍,這是一個主要用於經常是白人的中產階級、有專業技術人士的術語。

  • 大多數移民在發展中國家之間流動

聲稱絕大多數移民是從南方到北方,從貧窮國家到富有國家,是最大的陳腔濫調之一,也是最不公平的。在2013年,超過35%的國際移民是在發展中國家移動。來自全球南方的8200萬移民只佔國際移民的三分之一,而北方移民到另一個已發展國家或發展中國家的移民卻有6700萬人。

  • 移民在國外學習到更多的技能後常常返回家鄉

術語技能流動更適合描述工人們的流動。匯款可以投入到家庭成員的教育中,而移民本身也可以帶著提升的技能返鄉。據世界銀行估計,2015年,有4400億美元由移民匯入發展中國家,這是全球對外援助額的三倍。打開固定和安全的移民管道將使移民能夠做出進一步的貢獻。

  • 經濟增長導致更多的移民

國家發展的時候,他們的公民有更多的資源和技能可讓他們移民。這就是所謂的「遷徙悖論」。墨西哥、菲律賓和土耳其所有中等收入國家製造了大量移民。很窮的人沒有資源可以移民,世界人權宣言載有移徙權。

  • 移民幫助社會變得更多元化和充滿活力

「文化受到威脅」的移民神話是恐懼和仇外心理中最陰險的一個。歐洲已經從幾百年的移民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而美國是建立在移民基礎上的。移民是歐洲如何獲得其語言和數字系統的原由。

  • 移民帶來技能、經濟成長和豐富社會

三分之二的移民和難民是促進經濟發展的工人。獨立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說,過去十年中,移民佔歐洲勞動力增長的70%,這對人口老齡化有很大的益處。工人退休時需要替換和照顧的人手。如果移民在社會上被納入東道國,他們可以帶來創新、新業務和更加豐富的環境,這可以推動建設性的變化。

  • 富裕國家需要各種技術水準的移民

低收入的工作有望在一些國家成長,這將需要有人去做,而當地人往往不想做這些工作。當更多的限制措施實施時,人口走私者也會茁壯成長,而諷刺的是,最終走私的非法技術人員在做低技術的工作,他們的技能就被浪費掉了。

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教育

近日聽聞英法美聯合軍襲敘利亞,讓人不禁為無辜的民眾感到傷痛,請大家多為世界和平祈禱。以下是譯自 CRS( 美國明愛會 ) 一部關於逃至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兒童教育的影片的譯文,藉著它我們看見天主的愛無遠弗屆。

在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教育


敘利亞難民危機已經持續了六年多了 ,超過五百多萬人被迫逃亡國外,很多人逃到附近的黎巴嫩,這些難民往往缺乏食物、醫療和適當的教育。美國明愛會黎巴嫩計劃負責人 Amy Anderson 表示:「 Bekaa 山谷是黎巴嫩最邊緣化的地區之一, Bekaa 的當地社區面對資源的爭奪和就業上的競爭真是掙扎萬分。在該地區沒有很多公立學校,面對這麼多敘利亞難民的壓力,黎巴嫩的教育體系也是非常艱困。」 在黎巴嫩 Deir al Ahmar Baca 山谷, Amira 修女在「善牧社區中心」改善了敘利亞難民兒童及他們在簡單的帳篷中生活的家庭。修女們的支持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她們為敘利亞兒童提供了學習機會,她們還幫助易受傷害的黎巴嫩兒童進行補習,不但幫助他們留在學校學習並且在各方面表現傑出。在善牧修女社區中心 Deir-al-Ahmar 服務的 Amira Tabet 修女表示:「我們在這裡互相幫助,不管他們是誰。每當有孩子來到我們都會張開雙臂歡迎他,讓他感覺像回到家裏一樣。不管他是敘利亞人或是黎巴嫩人,我不大關心他的國籍或他的語言或宗教或膚色。當看到孩子們時我會跟他們說『你的位置在裏面,歡迎!』」許多敘利亞的兒童已經失學了一到四年,所以真正回到教育領域對他們來說可能是非常困難的。善牧會的修女們真心的支持他們,為他們提供心理護理、社會心理和個人社會心理的小組輔導。專案工作人員 Maya Abou Dib 說:「我依靠信仰生活,每次相信另一個人時,是我信任天主已經使我們倆的信仰一致,我知道我們可以一起創造奇蹟。它給了他們這樣一個結構,他們每天都有幾個小時的正常狀態,對他們的健康的影響是非常顯著的」。「 O’Meara 修女是非常堅強的女人,她已經經歷了這麼多事,我真的很感激她和社區裏弱勢的敘利亞人及黎巴嫩人的父母保持互動。」 Amira Tabet 修女說:「我愛孩子們,我也愛我與他們父母的關係,我最大的喜悅就是當孩子們的生活發生了徹底的改變而變得更舒適的時候。」